陕西咸阳市礼泉县王长荣实名举报

cyzxxw.com| 发表时间 2017-06-01 09:31:51
字体大小:

    最高法裁决的救助款执行丢了!

 
    我的民事案件,经过十多年的依法抗争,终于在最高法得以改判......。
 
    我名叫王长荣、男、77岁、陕西咸阳市礼泉县城关东关村四小组人,住城关中山街仓房巷11号.
 
    “申请再审”胜诉,当事人与最高法西北地区、民事审判庭长梁法官商榷的结果是,
 
    1、为了节约司法资源,不开庭,不改审判书。
 
    2、按胜诉执行。
 
    3、给25000元作长期上访、交通、生活、住宿、误工等救助补贴。
 
    4、要求我回陕西,最高法通知省高法,解决落实给我的救助款。
 
    以上就是救助款的来龙去脉。
 
    救助款是由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供、执行的。
 
    2011年5月9日,陕西省高法、信访办余江涛主任(现调任西安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副院长),伙同咸阳中法、信访办张主任来礼泉法院约谈了我,余主任说:“最高法确定给25000元,再加3000元就是28000元,给钱写条子后一分钱再也不能执行了”。听后我很詑意,再三说明当事人于最高法、梁法官说清楚这是救助款,而不是执行款!为这25000元钱款性质,当事人与余主任谈不拢,因损失太大,我没有领钱,事情没解决。
 
    当时余主任和礼泉法院田新社院长,习惯性握手打招呼后,田院长就走了,张谨副院长也在场。约谈大概四个小时,始终没有提及救助款与礼泉法院有什么关系。也没有委托礼泉县法院代办的意思,不知道什么时候,以什么理由,礼泉法院从中插一杠子。
 
    2012年8月3日上午,礼泉法院,信访立案庭长王立坚、陈永进,把我叫到礼泉法院,要求我写张去省高法领取3万元救助款的领条,那么这25000元就变成了30000元金额。
 
    堂堂人民法院,见3万元钱就生歪心,变黑心,几年时间说钱没领下,撒谎、骗人,发现问题后,就向相关部门举报、投诉礼泉县法院诈骗贪污问题,最后礼泉县法院纪检组长,任君涛给当事人答复是:“救助款领条丢了”了事。让人难以接受,这是从执法为民,人民法官口中说出的可笑之极,十分荒唐的混胀话,这与街头小混混、流氓、地痞,有什么区别,“为人民服务”没有个样子,要我签字,我拒绝。
 
    来礼泉县法院约谈我,就是说省高法余主任(调离)担当着执法最高法裁决的责任。但在落实过程中,节外生枝、出现拐点,这是余主任渎职、乱作为,越过当事人把救助款愿意给谁就给谁,直接造成的。
 
    余主任违犯了国家《法官法》第十一章;惩戒,第二十二条;和国家《公务员法》第二章;公务员的条件、义务与权力;第十二条相关规定。
 
    最高法是国家最高执法机关,所作依法裁决是严肃有效权威性的、是与非的决断,是对当事人的诚信承诺。但被陕西省高法南辕北辙、随意敷衍了事的对付。裁决执行不到位,诚信承诺没兑现。那么最高法的依法裁决还能说是有效、公正、权威的吗?!
 
    当事人为维护自己的权益,所接触到的政法、检查、纪检、等单位都是官官相护,好似铁板一块,平民百姓维护权益何其艰难。他们利用国家公权力、敷衍、甚至威胁当事人就范,法治社会我认法理不服输,如果说放弃,这于法治教育大大相悖!
 
    习近平主席曾说过,努力让人民群众,在每个司法案件中,都感到公平、正义。
 
    最高法几位法官,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,中午时分,不断地重复播放,习主席这个讲话精神。
 
    解铃还需系铃人,裁决给当事人的救助款是最高法作出的,执行不通。!看到我这个网页内容后,期望关于我提出的问题,请求最高法领导帮助解决为盼。
 
    此致 
 
    最高人民法院
 
    当事人:王长荣
 
    电话:13488409841
 
    2017、5  
 
    举报;典型灯下黑的渎职、贪污、腐败
 
    我名叫:王长荣,男,77岁,陕西省咸阳礼泉县城关东关村、四小组人,现住城关中山街仓房巷11号。
 
    举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、信访、立案办公室主任余江涛(现调任西安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副院长)没有诚信、违反国家《法官法》《公务员法》相关条款规定的渎职、贪污、腐败问题。
 
    我有宗“追索地上附着物补偿费”民事案件,按程序到最高法“申请再审”赢了官司。当事人与最高法西北地,区民事审判庭长梁法官商谈的结果是:
 
    1、为节约司法资源,不开庭,不改判决书。
 
    2、按胜诉执行。
 
    3、给25000元作长期上访、交通、生活、住宿、误工等救助补偿。
 
    4、当时要求我回陕西,最高法通知省高法落实给我的救助款。
 
    以上就是救助款的来龙去脉,救助款是由省高法提供、执行的。
 
    2011年5月9日,省高法、信访办余主任(已调离)伙同咸阳中法信访办张主任,来礼泉法院约谈了我,余主任说:“最高法确定给25000元,再加3000元,就是28000元,拿钱写条子后,一分钱也不能执行了。”听后,我很詑意的说:“说好这是救助款,案件咋执行还咋执行。”这是两不相干的事情,怎么能混为一谈。再说案件标的,多次诉讼费、执行费、律师费,近20次去最高法,十多年的误工费,都还在3万元以上,那我维护了个什么权益!?当时还与最高法梁法官通了电话。咸阳中法张主任,把我叫到外面劝我领了,损失太大,我坚持不领取,事情没有解决,后来,我又去最高法几次,没见上梁法官,但前后给梁法官写了三封信,说明我不领钱的理由。
 
    2012年8月3日上午,礼泉县法院信访立案庭长,王立坚、陈永进把我叫到法院,要我写了去省高法领取3万元救助款领条,那么,25000元就变成了30000元的金额。
 
    省高法余主任,咸阳中法张主任,来礼泉落实救助款问题。当时礼泉法院田新社院长和余主任习惯性握手,打了招呼后就走了,张瑾副院长也在场,谈话约四个小时,始终没有提及救助款和礼泉县法院有什么关系,结束时余主任对我说:你想通了随时给我去电话,认同回来的那位高法同志给我把钱送来,且给留了电话号码,并没有委托礼泉法院代办的意思,不知道什么时候,以什么理由?礼泉法院从中插了一杠子,诈骗我写领条,领走并贪污已救助款,几年时间,欺骗当事人说钱没领下!
 
    堂堂人民法院,判错案丝毫没有被追究,为敛财始终说谎,欺骗人,我同时向相关部门举报投诉,最后,礼泉法院纪检组长任君涛答复是:救助款领条丢了,了事。让人难以相信,从执法为民,人民法官口中说出这样一句可笑、荒唐、混帐话,真所谓“人不为已,天诛地灭”也叫为人民服务,要我签字我拒绝。
 
    救助款落实过程中,节外生枝,出现拐点,因果关系显而易见,余主任渎职,乱作为是主要因素,礼泉法院、省高法同是国家执法部门,人不亲行亲,况且余主任在其中一定捞到了好处,何乐而不为呢!余主任利用职权、徇私枉法。
 
    来礼泉约谈我,就是说余主任担当着,执行最高法依法裁决事项的责任,却滥用职权,玩忽职守,救助款愿意给谁就给谁,促成了礼泉法院诈骗、贪污犯罪得逞,余主任是理所当然的主犯,不折不扣的邦凶,使最高法裁决结果流产,没有尊严,毫无法律效力,失信于民,于法律不公正,余主任违犯了国家《法官法》第十一章,惩戒。
 
    第二十二条:法官不得有下列行为;
 
    (1)、玩忽职守……给当事人造成严重损失。
 
    救助款是上级法院,对错案改判依法作出的公正裁决结果,当事人所举报问题,是余主任没有服从执行上级依法作出的决定,渎职、敷衍了事,越过当事人把救助款送到礼泉法院手上造成的,余主任违犯了国家《公务员法》第二章,公务员的条件、义务与权利;
 
    第十二条公务员应当履行下列义务; 
 
    (五)忠于职守,勤勉尽责,服从和执行上级依法作出的决定和命令。
 
    这典型的灯下黑、渎职、诈骗、贪污,是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的,相关部门官官相护,好似乎铁板一块,他们为所欲为,非法敛财,谁来监管这些为民执法的执法者,对他们的违法行为追责!?当事人苦苦艰难维权无果,为此,我举报省高法原主任余江涛,没有诚信,渎职、违法腐败问题。
 
    习近平主席曾说过“努力让人民群众,在每个司法案件中,都感到公平正义”。
 
    请求领导调查解决为盼
 
    此致
 
    举报人:王长荣
 
    电话:13488409841
 
    2017、5、
投资人
更多关于 的文章
网站首页 - 关于我们 - 广告服务 - 联系我们 - 免责声明 - 最新资讯 - sitemap
本网主要搜集ufoET外星人飞碟等相关科技信息,欢迎ufo迷入住猫狐探索网
Copyright @ 2016 moohuu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猫狐探索 版权所有